基督教复活节圣诗歌 - 基督今复活 - 圣山影视网

基督教复活节圣诗歌 – 基督今复活

《基督今复活》是一首与复活节有关的基督教赞美诗。大部分诗句是由查尔斯-卫斯理(Charles Wesley, 1707-1788)写的。赞美诗最终因每行后的 “哈利路亚 “作为旋律唱出而广为人知。

A Mighty Fortress Is Our God (上主是我坚固保障 )

“A Mighty Fortress Is Our God” (上主是我坚固保障,德语: “Ein feste Burg ist unser Gott”)是赞美诗作家、改革家马丁-路德最著名的赞美诗之一。路德在1527年到1529年之间写了这首词,并创作了这首旋律。坚固保障歌至少被译成英文七十多次,也被译成许多其他语言,它是圣经诗篇46篇的转述。

新年赞歌

时光如水流,一去不回头。平安辞旧岁,多蒙主保守。进入新一年,求主加倍祝福。恩光照中华,万民归向基督。恩主,我要一生赞美你不休。主爱如水流,似海波连波。赎我流宝血,担我罪中苦。年年引导我,时时来保护。有主的同在,看世界如粪土。耶稣,我要一生赞美你不休。

赞美之泉 – 献上自己为祭

献上自己为祭,完全降服于祢,灵火熊熊来焚烧,恩膏厚厚湿衣襟 。迈开征战步伐,高举基督旌旗,祢看我们为华冠,以我们为精兵。让我们重建大卫倒塌的帐幕,我们起来堵住其中的破口,重修毁坏的祭坛,释放被掳的灵魂,愿祢荣耀的国度降临。

小敏迦南诗歌 – 唱一首天上之歌

生命的河,喜乐的河,缓缓流进我的心窝。生命的河,喜乐的河,缓缓流进我的心窝。我要唱那一首歌,唱一首天上的歌。天上的乌云,心里的忧伤,全都洒落。

Fanny Crosby – Near the Cross (近主十架)

“近主十架”,或称“耶稣,让我靠近十字架”(Jesus, Keep Me Near the Cross)或“在十字架上”(In the Cross),是范妮·克罗斯比(Fanny Crosby,或译:芬尼·克罗斯贝)撰写并于1869年出版的基督教赞美诗,是克罗斯比最著名的赞美诗之一。

倪柝声 – 让我爱而不受感戴

倪柝声于1930年所作的一首著名诗歌,其前半部分系根据中世纪的圣法兰西斯祷文而作,后半部分为续写。由于后来倪柝声因信仰长期被囚并殉道,这首诗被广泛认为概括了他的一生,部分歌词更被许多基督徒当作格言。1976年,林知微为这首诗谱曲。

迦南诗歌小敏 – 中国心

远隔千山万水凝聚一颗中国心,心心相印齐心努力兴旺福音,神爱中国更爱我们,在这里在那里找到我们这群人,时钟每分每秒从没有停留,传福音的火焰时刻燃烧在心头,脚步急匆匆踏上征程……

迦南诗歌小敏 – 良人与我

良人带我,进入内室,知心的话儿说不完。我们的爱情,如死之坚强,大水也不能淹没。我的良人,白而且红,超乎那万人之上。良人属我,我属良人,从此也不会离分。良人带我,往田间去,也在那葡萄园中。在白合花中,牧放群羊,我和良人永远同行。

Be Thou My Vision (成为我异象)

爱尔兰的传统基督教赞美诗,歌词是根据一首中爱尔兰诗歌改编的,通常被认为是六世纪爱尔兰基督教诗人圣达兰-福盖尔(St. Dallán Forgaill)的作品。自1919年以来,Be Thou My Vision 一直以爱尔兰民间曲调被普遍传唱,在教堂赞美诗中被注明为 “Slant”,是英国最流行的赞美诗之一。

倪柝聲 – 煉我愈精

禰若不壓橄欖成渣,它就不能出油;禰若不投葡萄入醡,它就不能變成酒;禰若不煉哪噠成膏,它就不流芬芳。主,我這人是否也要受禰許可的創傷?每次的打擊,都是真利益。如果禰收去的東西,禰以自己來代替。

Libera – Amazing Grace (奇异恩典)

「奇异恩典」的歌词源于约翰·牛顿的个人经历。虽然牛顿是在一个没有特殊宗教信仰的环境下成长起来,但他的人生道路充满了各式各样的起伏和巧合,而这些起伏和巧合通常是他自己桀骜不驯的性格所带来的。